第七部分 糖城时代

上一章:第六部分 惯性时代 下一章:第八部分:美国糖城时代-1

努力加载中...

入夜,狂欢达到了高潮,城市开亮了全部的灯,夜空中烟花怒放,使玫瑰星云黯然失色。

眼镜显得十分平静:“放宽心,历史像一条大河,会沿着它该流的路流,谁都挡不住。”

沉 睡 时 期(三)

晓梦和华华默默地思考着,没有说话。

男孩儿和女孩儿渐渐分成了两群,各自干着自己的事。男孩群又分成了两拨儿,这两方各自用电动玩具组建了两只相当庞大的军队,成百辆坦克和其他战车,上百架作战飞机,一大群电动机器人,还有许多奇形怪状、叫不上名的武器,在他面前的水磨石地面上铺成了闪闪发光呜呜作响的一大片。他周围的二十多个男孩儿全副武装:他们的腰上系了一串手枪,背着闪亮的冲锋枪,每人手中都拿着几个高级电动玩具的遥控器。敌人进攻了,在光滑如镜的战场上,一大片小小的钢铁怪物哇哇叫着黑压压地扑过来。华华面前的微型军队也气势磅礴地冲了出去。在距他们四五米处两军相遇了,叮叮咣咣,响起了一片令孩子们兴奋的撞击声。随后,撞成一堆的战车有一半躺在那儿呻吟,另一半四下乱窜起来,像捅了一个“铁蜂窝”。对方的机器人军队进攻了,三排十几厘米高的钢铁小人庄严地挺进,但遇到那堆战车时队形就乱了。这时华华这边的预备队出动了,这是三十辆遥控小汽车。这群汽车以最高的速度冲入机器人群中,把那些钢铁士兵撞得四下横飞。这些战车在孩子们的控制下灵活转向,追歼着没被击中的机器人……水磨石地面的战场上到处是底朝天的电动小车和细小的机器人残肢。第一次战斗结束后,孩子们兴头正高,但柜台上的东西已不够再发动一次战役了。这时,一个男孩子兴奋地跑来,说他们找到了百货大楼的仓库。孩子们都随着他跑去,一阵紧张的搬运后,十几大箱的战车和机器人运到了。孩子们把柜台推开来,空出更大的战场。几分钟后,一场规模更大的战争爆发了。这场战争一直持续下去,双方不断有新的兵力投入……

“活着呢,真烦人!”

“穷叫唤……什么?看不见大家都喝了不少,都在睡觉?”孩子们回答。

“小朋友们,你们怎么样了?”晓梦在会场中央的讲台上像每天一样问,好像在探望一个可怜的小病人。

“首先我们要搞清玩儿的确切定义:这是一种只属于孩子们的活动,与大人们的娱乐有区别:娱乐在大人们的社会中只是主体生活的一种补充,而玩儿可以成为孩子生活的全部,孩子世界很可能成为一个玩儿本位的世界。”

华华若有所思地说:“这就需要在孩子世界变为大人世界之后,玩原则也一直延续下去。”

第二天,虽然像电力、交通、电信这类关键系统的孩子们仍在坚守岗位,但大部分孩子已不去工作了。继悬空时代之后,孩子国家再次陷入瘫痪。

“可你们这么活着像什么呢?”

“蚂蚁和蜜蜂更勤劳,它们发展了出多高的文明呢?人类那些愚钝的先祖用简陋的石锨刨地开荒,后来他们嫌累了,才学会冶炼青铜和铁;后来还是觉得累,心想能不能让什么东西替我们干活,于是发明了蒸汽机、电和核能;再后来思考都觉得累了,想找个东西替他们干,于是发明了电脑……文明的发展不是由于人类的勤劳,而是因为他们懒!你在大自然中观察一下就会知道,人类是最会偷懒的动物。”

“那你也跑不了!”

“那要我们干什么?”华华问。

晓梦说:“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外面的孩子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像空气和水一样可以随意取用。由于旷工,国有财产无人保护,但最奇怪的是,非国有财产被随意取用时也无人声明拥有权。所以孩子们在随便拿东西时,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晓梦说:“我告诉你我小时候的一件事吧:也记不清那时我是多大了,反正很小呢。从第一次看见彩虹起,我就把它当成一座架在空中的五彩大桥了,我想那是一座水晶做的大桥,里面闪着五彩光柱。有一次下完大雨后,我就没命地朝彩虹那儿跑,我真想跑到它的脚下,攀到它那高得吓人的顶上,看看天边那排大山后面是什么,看看世界到底有多大。但我跑,它好像也向前移,最后太阳一落山,它就从下向上化了!这时,我就一个人站在野地里,满身泥水地哭啊哭。妈妈答应我,再下雨时她就和我一起去追彩虹。我于是总是盼着再下大雨。终于,等来了一场有彩虹的大雨,那时妈妈正好去幼儿园接我,她就把我放到自行车后面那个小座儿上,骑着车向彩虹那边去,骑得很快。可太阳又落了,五彩大桥又化了。妈妈说再等下一次大雨吧,可我等啊等,等了好几场雨都没有彩虹,最后等来一片雪花……”

十一点半,城市里的游戏停止了。十二点,孩子们的午宴开始了。城市里有数不清的宴会点,三个孩子很快发现总在同一个宴会点吃是不明智的,因为每个点吃的食品大多是从同一个仓库中运来的,不免有些单调。但体育场宴会点是个例外,那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一个宴会点,每天有一万多人参加!食物种类最多。走进体育场,就像走进一个迷宫,那迷宫的墙是用罐头和糕点筑起来的!如果不留神,你会被脚下一堆堆的精美糖果绊倒。有一天,李智平从高处的观众席上向下看,只见黑压压的孩子拥进堆在宽阔草坪上的食物山,就像一大群蚂蚁拥上一大块奶油蛋糕一样。每天的宴会后,食物山总要低一些,但下午又被运送食品的孩子们堆高了……那个宴会场他们去过几次,渐渐积累了一些经验:当发现某种好吃的东西时,每次只能吃一点点,否则它很快就会不好吃的。张小乐在午餐肉上的教训就很能说明问题:第一次他一顿吃了十八种,共二十四听!当然不是每罐都吃光,只是每听吃几小块儿。从此以后,那东西到口里简直像锯末。另外他们发现:啤酒和山楂糕是两种极其有用的东西,以后几天全凭这两种东西开胃了。

“喂,小朋友,你们怎么样了?”

联合国秘书长:威尔·乔加纳

华华感到震惊:“这就是说,大人时代的经济规则和所有制形式在一夜间崩溃了?”

“我们是历史的一部分,是大河中的几滴水,顺着流呗。”

华华和晓梦摘下虚拟头盔,透过大厦的透明墙壁看着外面的城市。糖城时代的沉睡时期已进入睡得最深的阶段,城市里灯光稀少,玫瑰星云把城市罩在一片神秘的蓝光之中。那林立的高层建筑表面的玻璃反射着冰冷的蓝光,像一片沉睡的冰峰。

“那好吧,但要快!这一次比公元钟熄灭时还要危险,国家会被吃光的!”

眼镜和晓梦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华华。

华华恼怒起来:“喝了睡睡了喝,你们是什么?是小猪?!”

华华也叹息了一声:“我也是刚刚明白这点,想想以前的感觉,以为我们这儿是国家这艘大船的驾驶舱,真可笑。”

“可它正是你的思想的最好体现:一个被玩儿驱动的世界。”

“当时为什么没说呢?”

在信息大厦中,小领导者们默默地看着外面灿烂的灯海和绚丽的焰火,看着大街上一群群欢呼雀跃的孩子们,眼镜说:

晓梦说:“要说这个计划所表现出来的思想,那你说得对,但它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啊!”

华华说:“还记得那个包括了整个大西北的探险区吗?为什么不可以呢?国家现在的人口只有大人时代的五分之一,我们可以把一半的国土完全空出来(不一定是大西北),把那个广大地区内的城市和工业全部关闭,人口全部迁出,使其成为无人区,让自然的生态慢慢恢复,变成一个国家公园。即使这样,另一半国土与大人时代相比也并不拥挤。”

美 梦 时 期(四)

美 梦 时 期(二)

眼镜和晓梦面面相觑。

“现在情况紧急,但军队也是由孩子组成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处于松懈的状态。要保证行动的成功,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使部队进入最佳状态,这要花时间,但没办法。”

沉 睡 时 期(一)

“为什么?!”

华华指着眼镜气恼万分地说:“你可真是个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你一贯是这样!有了思想,不行动有什么用?!”

以后的三天时间里,孩子们一直很吃惊:大人们居然留下来那么多东西,那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然后感到不解:理想世界是这么近,为什么过去我们没有走进它呢?现在,孩子们忘记了一切,即使在新世界大会上那些多少有一些理智的大孩子们,对未来的忧虑也被狂欢冲得烟消云散。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无忧无虑的时候,整个国家成了一个孩子肆意挥霍的乐园。

华华指着外面在玫瑰星云的蓝光中沉睡的城市说:“看看现在的孩子世界,有你说的这种希望吗?”

“他们不劳动吗?”眼镜说,“你们可能还记得,在超新星爆发前,美国人刚推出了一部虚拟现实电影,这是一部前所未有的大片,时代华纳为此投入了上百亿美元,它被认为是有史以来人类在电脑中制作的规模最大的虚拟现实模型。但是,你们都看到过我们的孩子们制作的虚拟国家,我让大量子估算了一下,它的规模是那部大片的三千倍!”

话是这么说,但孩子们并不讨厌华华和晓梦,如果他们哪天没出现,大家都觉得心神不定,互相问:今儿个网上怎么没见那俩好孩子?“好孩子”这个称呼带着讽刺也带着善意,反正以后大家就这么称呼他们了。而小领导者们每天听到一声“活着”,似乎心也多少放下了些,只要这声“活着”在,最可怕的事情就还没有在国土上发生。

回去的路上,华华不得不骑得很慢,因为孩子们都在马路中间玩耍。有的在踢足球,有的围成一圈打扑克,好像城市大街变成了学校的操场。华华遇到孩子开起来的汽车,全都是喝醉酒似的走着S形路。其中有一辆高级奔驰轿车,车顶上坐着三个男孩儿,路中间的孩子们都小心地躲着它,轿车没开多远就撞到了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车顶上的孩子们都掉了下来。从车里钻出来几个男孩儿,看着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三个同伴,哈哈大笑……

“只做过去的梦不做未来的梦,这就是你们的误区。”眼镜端着一大杯咖啡走过来。这几天他很少说话,也从不参与在数字国土上与全国孩子们的对话,大部分时间都在无表情的思考中度过。

沉 睡 时 期(四)

“午夜谈话”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华华提出了第一个基于玩儿原则的未来规划,后来世界的运行都是基于这个基本模式的。只是,后来玩儿原则产生的真实的超元历史,其震撼和怪异远超出了小领导者们的想象。

与第一次不同,这次悬空并没有以大灾难的形式出现,相反,却像一个欢乐的节日。这天是星期天,在以往,这天上午是城市最安静的时候。孩子国家的工作制改成了每周六天,经过了六天劳累的孩子们都还在沉睡中。但今天不同,信息大厦中的孩子们发现,自大人们离开后就陷入沉睡状态的城市突然复活了!大街上到处都是孩子们,似乎所有的孩子都出门上了街,令人想起久违的大人时代的繁华景象。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手拉手走过,他们欢笑着、唱着歌,整个城市沉浸在欢乐之中。整个上午,孩子们都在城市里漫步,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好像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城市,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他们的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一种感觉:

这世界是我们的了!

“是啊,”晓梦说:“真想在梦里再回到大人们在的那时候,再去做孩子。现在,那种梦真的越来越多了。”

华华点点头说:“这说法有些偏激,但很有道理。历史的发展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我们不能把它简单化了。”

晓梦说:“我觉得这个计划是可行的,能使国家走出困境。这中间关键是人口的大迁移,这在大人时代真是不可想象,但我们孩子国家的社会结构已经变得十分简单,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学校的结构。这种情况下,这种大规模人口迁移并不是太难的,眼镜,你觉得怎么样?”

华华点点头:“从长远看,在这个广阔的公园中,虚拟国家中的那些超大型的游乐设施也有实现的可能。”

“真的没有吗?”华华又问一句。

晓梦轻轻叹息:“以后会怎么样呢?”

晓梦点点头:“我们已经和总参谋部研究了这事,大家一致认为,应该首先让大城市中的部队先撤出来。”

“呸,小猪!”华华说。

华华和晓梦频频点头。晓梦说:“我并不能完全同意你的理论,比如在孩子社会中经济报酬也是不可少的,但我这么多天来雾蒙蒙的脑子里终于有了些亮光!”

晓梦说:“对呀!这样做的结果是,有人居住的一半国土上的人口数增加了一倍,每个孩子的平均工作量也就相应减少了一倍,这就解决了现在工作负担过重的问题,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或玩儿。”

糖城时代进入第二个阶段:沉睡时期。

“这个五年计划在你们眼中,难道只是一个虚幻的梦?”

一千多万个孩子回答了她,大量子归纳出他们的话,结结巴巴的:“我们……挺好,活着呢……”

华华说:“等着吧,不工作会饿死你们的!”

一个粗大的酒瓶从蓝天上降下,悬浮在华华面前,挑逗似地跳动着。华华一挥手打碎了它,那钢水似的酒液洒了一地,在讲台周围的会场到处闪闪发光地流淌着。

华华问:“她对你说什么了?”

回答都一样:

眼镜反问:“那你认为人类文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是由于勤劳?”

三天以后,孩子军队进入城市,担负起保卫国家财产的职责。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实行定量分配,无度的挥霍被很快制止了。对局势的控制比预想的要顺利,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流血冲突。

华华回到了信息大厦。眼镜和晓梦问他看到了什么,他讲了在外面的见闻后,得知这种事现在在其他地区也发生了。

同悬空时代不同,这次国土上并没有多少报警信息。在信息大厦顶层的办公大厅中,孩子领导集体召开了紧急会议,但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干什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华华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墨镜戴上,说:“我出去看看。”然后走了出去。

“难道不是吗?”

“什么?”

华华走出信息大厦后,找了一辆自行车,沿大街骑去。今天街上的孩子与昨天一样多,他们看上去比昨天还兴奋。华华把自行车停在一家大商场门前,商场的门大敞开着,孩子们进进出出,华华走了进去。商店里有很多孩子,而且大多在柜台里面,所有的孩子都在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孩子世界将创造一种全新的文化,由孩子世界成长起来的大人世界肯定不会是公元世纪的简单重复。”

“哈哈哈哈,你打得……过来?你可是在跟三亿小朋友说话,你等着看谁打……谁的屁股!”

体育场的宴会固然壮观,但给三个孩子印象最深的还是在亚太大厦中见到的宴会,这个大厦原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那里的餐桌上摆满了以前只在外国电影上见过的高级食品,但就餐的全是小猫和小狗!小动物喝多了法国葡萄酒和英国威士忌,一个个摇摇晃晃地迈着舞步,逗得围着它们的小主人们哈哈大笑。

女孩儿们则被洋娃娃和各种毛茸茸的玩具动物包围了,她们给那些洋娃娃们组成了数不清的家庭,并把它们安置在积木搭成的漂亮的小房子旁。那小房子的建设速度极快,以致她们不得不请男孩儿们把柜台挪开。最后她们在水磨石地面上建起了一座美丽的城市,城市里住满了金发碧眼的洋娃娃。正当小姑娘们得意地欣赏她们创造的世界时,男孩儿们的上百辆遥控小坦克成密集队形冲了过来,没遇任何抵抗就侵入了这美丽的王国,并把它搅得一塌糊涂……

华华感慨地说:“现在看来,超新星爆发之前的那些日子倒真像梦。”

“我在新世界大会上就想出来了。你们还记得我说过的推动孩子世界的基本动力吗?在看过孩子们的虚拟国家又回到大会讲台上时,面对那两亿人的人海,我突然悟出那动力是什么。”

“真该打你们这些小猪的屁股!”

沉 睡 时 期(二)

中国孩子,请你们的国家元首赶快到联合国来开会,这是超新星纪元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全世界的孩子国家的元首都会来。孩子世界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商量,快点儿快点儿,大家等着你们呢!

“喂!喂!”华华喊。

晓梦轻轻地说:“有时候,你不得不快些长大……不过,昨天夜里我又梦见妈妈带我去追彩虹了!我们追上了它,然后就顺着它爬上去了!我爬到了那座五彩大桥的最顶儿上,看到星星就在身边飘来飘去,我抓住一个,星星冰凉冰凉的,还叮叮咚咚地响着音乐呢!”

华华看到一辆电动玩具车吱吱地叫着,钻到一个柜台下面。顺着小车来的方向,他看到那是玩具柜台。那里聚集的孩子最多,各种玩具摊了一地:小小的汽车坦克和机器人在那个小天地中四处乱窜,撞开一群群东倒西歪的洋娃娃,不时引起孩子们一阵阵欢笑声。他们到这里来本是想找一件自己喜欢的玩具,来了后才发现好东西太多了,根本拿不了,就索性在这里玩起来了。这些孩子全比华华小,他走进他们中间,看着他们摆弄着那些高级玩具,不由想起了昨天孩子们在新五年计划中描述的那个世界。华华刚刚过去迷恋玩具的年龄,但能感受到这些孩子们的兴奋。

“其实很简单:大人社会是一个经济社会,人们劳动是为了获得经济报酬;孩子社会是一个玩社会,人们劳动是为了获得玩儿的报酬,而这种报酬,在现在几乎为零。”

但接下来的局面并没有像小领导者们希望的那样好起来,孩子世界的每一个进程,都呈现出一种公元世纪的大人们完全没有想象到的怪异的面貌。

“妙极了,真是妙极了!你刚才说,在新世界大会的会场你就想到了这些?”

眼镜呷了一口咖啡说:“我们刚刚错过了一个机会。”

晓梦问:“你是说我们提前进入了未来?”

糖城时代分为两个时期:美梦时期和沉睡时期,现在,它的第一个阶段开始了。

晓梦和华华对视了一下,晓梦看着他说:“你肯定又想出了什么,说吧!”

接下来的那些日子里,李智平他们三个的生活除了到配给点去领吃的,主要就是睡觉。他们每天睡十八小时左右,多的时候甚至二十小时!除了吃饭外,没有人催他们起来。后来,越睡越能睡,脑袋里成天昏沉沉的,动不动就发困,干什么都没意思,都累,甚至吃饭都累人。现在他们发现,无所事事居然也累人,而且这种累更可怕。以前学习和工作累了可以休息,可现在休息本身也累人了,只有睡觉,越睡越懒,越懒越睡。他们睡不着的时候也不想起来,浑身的骨头好像都成橡皮的了,软软的。躺在那儿望着天花板,头脑中也空白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令人难以相信,这样头脑空空地躺着居然也累人!所以躺一会也就又睡着了。渐渐地,三个孩子已失去了日夜的概念,觉得人类就是睡觉的动物,醒着反而成了一种不正常的状态。那些日子,他们成了梦境的居民,一天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梦中。梦中的世界比醒着的时候好,在梦中,他们一次又一次走进新五年计划描述过的那个国家,走进超级大楼,坐上大过山车,走进糖城轻轻敲下一块窗玻璃含在口中,享受着那梦中才有的甜蜜……梦中的他们远比醒着时有精力,所以他们就开始依恋起梦中的世界。每当醒来时,三个孩子都互相讲述自己的梦,这是他们在这些日子里惟一的交流。讲完后又蒙上被子,再次一头扎进梦之海去寻找上次梦中去过的那个世界,但往往找不到,只能进入另外一个。渐渐地,梦中的世界也在退色,同现实越来越接近,最后他们真难以分清这两个世界的界线了……

华华看着晓梦说:“你小时候很爱幻想的,可现在不是。”

眼镜接着说:“从社会整体来说,当玩原则取代经济原则来决定社会运行时,有可能产生巨大的创造力,使得以前被经济原则束缚的人类潜力释放出来。举个例子:在大人时代,让一个人付出他全部积蓄的三分之二到太空旅游一次,大部分人是舍不得的;但在孩子世界,在玩原则制约的世界,大部分人就会这么做!这就使得新世界的宇宙航行会像大人时代的信息产业一样飞速发展起来。玩原则比经济原则更具有开拓性和创造力,玩儿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儿需要不断看到新奇的世界奥秘,玩儿将由低级向高级发展,最终像大人时代的经济一样推动科学的发展。而这种推动力会比经济大得多,最终使得人类文明产生一次爆炸性的飞跃,达到或超过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生存下去的临界速度。”

华华拍案而起:“应该让军队立刻采取行动,保卫国有财产!”

“你再说?!”会场上四面八方有无数酒瓶向讲台飞来,被讲台周围某种软件屏障吸收,消失在空中。那些扔出酒瓶的孩子像变戏法似的手中立刻又出现一个酒瓶。

华华又转到食品柜台去。那里,一群小美食家们正在尽情地享受。他们忙着挑选自己最喜爱的好吃的,但每样只咬一口,以留着肚子容纳别的。柜台和地上撒满了被咬了一个缺口的精美的巧克力;饮料大都被打开盖,但每瓶只喝过一口就扔了;一大堆启封的罐头,每听也都只被尝过一勺……华华看到一群小女孩儿站在一大堆色彩动人的糖果前,她们的吃法真特别:把每种糖剥开后飞快地舔一下就扔掉,再在糖果堆里翻找另一种没尝过的。很多孩子已经吃得很饱了,但仍不肯放弃,看上去像在干一件很不轻松的工作。

眼镜说:“这也不难理解:如果失去的私人财产能很快从别处得到,那也就不存在私人财产了。”

“我们预料不到的后果!”华华同他一起说道,“你又来了,行动的矮子!不过我们当然要仔细研究的,我提议马上开会!我相信,只要这个计划一实施,立刻就能把国家从沉睡中唤醒!”

“像……像什么?那你说怎么活好?”

晓梦叹了口气说:“未来还有梦吗?”

华华向商场外走去,一出门,迎面撞在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身上。那女孩儿抱着的一大堆洋娃娃全掉到地上,有十几个。她把背在身上的一个崭新的大旅行包扔到地上,坐在那儿蹬着两只小腿儿大哭起来。华华看到那旅行包中也装满了大大小小的洋娃娃,真不知这小丫头要那么多洋娃娃干什么。外面的孩子比华华来时多了许多,所有的孩子都兴高采烈,他们中有一大半的人抱着从商店中拿出来的自己喜欢的东西,男孩子大多抱着肉罐头和电动玩具,女孩子则拿着精美的高级糖果、漂亮衣服和洋娃娃……

晓梦说:“昨天晚上我又梦见妈妈了。”

每天第一次走出家门,来到清凉的晨风中时,三个男孩儿都有一种鸟儿飞出笼的美妙感觉。这时他们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任何纪律限制,没有任何作业要完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玩什么就玩什么。那几天的上午,他们这些男孩子玩的都是一些运动很剧烈的游戏,小些的孩子玩打仗游戏和捉迷藏。那些小家伙们一旦藏起来你就别想找到他们,因为城市里的任何地方他们都可以进去。而他们这些大孩子则玩开汽车(那都是真的汽车!)、踢足球、在大街正中滑旱冰等。孩子们都玩儿得很卖力,因为他们除了玩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为午宴做准备。那几天吃的太好了,但好吃的还远远没有享受完。每天上午,孩子们尽最大努力把能量消耗在游戏中,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吃饭时间兴高采烈地对自己说一声:“我饿了!”

“真的没有吗?”

“你不是在梦游吧?”眼镜问华华。他说完才想起来,在几个月前悬空时代的关键时刻,华华也这么问过他。

这天夜里,当华华和晓梦进入新世界会场时,发现这里的孩子比昨天多了些,有一千多万人,但这些上网的孩子都是些喝得迷迷糊糊的小酒鬼。会场上的这些卡通小人儿手里大多拎着一个大酒瓶,有的酒瓶比他们的身体还高,一步不离地自动跟着它的主人。这些卡通人儿在会场上摇摇晃晃地闲逛,或几个人凑成一小堆,醉态百出地聊着。他们每人都与外界电脑旁的真身一样,不时抡起大瓶子来灌一口数字酒。那些瓶子中流出的酒,可能都是图形库中的同一个元素,闪闪发光,像炽热的钢水,卡通人儿把它喝进去之后,浑身也闪亮几下。

以上谈话,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为超元初的“午夜谈话”,它的意义怎样高估都不为过。在“午夜谈话”中,眼镜提出了两个重要思想。其一,玩儿将成为孩子世界的主要驱动力,这个思想后来成为超元初社会学和经济学的基础;其二,认为孩子世界的玩儿原则将以某种方式影响到以后的成人世界,使人类社会发生质的变化。这个思想更为大胆深刻,影响也更为深远。

美 梦 时 期(三)

眼镜说:“这就是我和你们之间的最大分歧:你们把超新星爆发看做一场灾难,现在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度过这场灾难,只盼着孩子们快快长大;但我认为这是人类的一个重大机遇,我们的文明可能由此而得到大大的发展和升华。”

眼镜无表情地摇摇头:“怎么行动呢?我们总不至于真的接受那个疯狂的五年计划吧?”

晓梦说:“我还是不能同意不劳动能使文明发展,你们难道认为孩子们现在这样睡大觉是对的?”

孩子国家政府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沉睡时期保证了国家各关键系统基本正常运行。在这个时期,城市一般都保持了基本的水电供应,交通畅通,电信系统和数据国土也运行正常。正是由于这种努力,在糖城时代没有发生悬空时代那种席卷全国的事故和灾难。有的历史学家把历时四十多天的沉睡时期称做“一个被延长了上百倍的正常夜晚”,这是一个很贴切的比喻:虽然夜间大部分人都在沉睡中,但社会仍在正常运转。也有人觉得这时的国家像一个植物人,虽在昏睡,但机体内的生命活动仍在维持着。

眼镜想了想说:“想法很有创造性,只是,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行动,可能带来……”

小领导者们又来到了网上的新世界社区,整个社区已经人烟稀少,一片荒凉。在新世界大会的会场,广阔的平原上人影稀稀拉拉。自沉睡时期开始以后,华华和晓梦几乎每天都在数字国土上出现,每天向全国的孩子们问候一句:

美 梦 时 期(五)

晓梦说:“但这与你说的文明发展与升华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这些能玩出来吗?”

就在孩子领导集体连夜在信息大厦中开会,研究建设超大型国家公园的方案时,历史的进程被无情地打断了。他们收到了一份通知,通知是用电子邮件从地球的另一端发过来的,全文如下:

“更重要的是,”眼镜也兴奋起来,“玩儿就有可能成为我刚才所说的劳动报酬了,在孩子们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可以挣到到那广阔的国家公园去玩儿的资格和时间。那个公园的面积占一半的国土,有近五百万平方公里,应该是很好玩的。”

“为什么不?”

新世界大会后,一切似乎都还是按照原来的轨道运行着。但出现了一些新的迹象,最明显的是旷课现象,有些孩子在工作后,只是睡觉或上网,不再上早课和晚课。这种现象并没有引起小领导者们的重视,他们认为这是因工作疲劳所产生的正常现象,而没有想到它是某种预兆。直到后来,这种现象迅速蔓延,不但有工作的大年龄孩子们普遍旷课,并开始出现旷工,没有工作的小龄孩子们也纷纷抛弃了学习。这时小领导者们才想到这现象后面可能隐蔽着的东西,但为时已晚,形势发展的速度骤然加快,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孩子世界的第二次社会悬空发生了。

“你嘴……嘴干净点儿,你在那儿成天骂我们,算什么班……班长(班长是全国的孩子对华华的称呼,他们称眼镜为学习委员,晓梦为生活委员)?要想让我们听你的也可……可以,你现在,干了这……这瓶!”

眼镜摇摇头:“这只是个暂时的假象,并没有相应的生产力基础。大人们留下的东西再多也会消耗完,那时,社会的经济规则和所有制形式又会恢复原样甚至倒退,而这个过程社会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

中国孩子,请你们的国家元首赶快到联合国来开会,这是超新星纪元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全世界的孩子国家的元首都会来。孩子世界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商量,快点儿快点儿,大家等着你们呢!

眼镜说:“你们总觉得孩子们懒,不努力工作,但你们想过没有,他们在一天劳累后,夜里快十二点了还不睡觉,在电脑前继续干一件同样很累的工作:做他们的虚拟国家。据报道,有很多孩子们因此累死在电脑前。”

“比梦更虚幻,人类要是有过一个离现实最远的计划,那就是这一个了。”眼镜说。

“讨厌,人家睡觉呢……”

在糖城时代,郑晨班上的三个学生,现在的邮递员李智平、理发师常汇东和厨师张小乐一直在一起。他们几天前就不工作了:邮政系统几乎停止运行,李智平没什么邮件可送;没什么人到常汇东的理发店去理发,孩子们不像大人们希望的那样注意仪表;至于食堂的大师傅张小乐就更不用下厨做饭了,孩子们会到更好的地方去找吃的。在美梦时期的那三天,他们睡得很少,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处于高度兴奋之中。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就醒来了,这时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叫醒他们:“哈哈,快看,美妙的一天又来了!”

“你们怎么能完全放弃了工作和学习呢?!”

“是的。”

“现在说了又有什么用?”

“孩子世界这才真正开始。”

晓梦问:“是不是能由此找到我们现在陷入困境的原因呢?”

孩子们很快玩累了,他们发现世界上原来没有永恒好玩儿的,也没有永恒好吃的,当一切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时,一切就很快变得乏味了。孩子们累了,渐渐地,游戏和宴会成了一种工作,而他们是不想工作的。

下午,孩子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学校。在学校里,他们想起了大人时代孩子们无忧无虑的时光,又找回了童年的感觉。他们惊喜地见到公元世纪的同学和朋友,大家拥抱着互相祝贺对方能经过这场大灾难活到今天。至于明天会怎么样,他们已不去想了,在这之前他们已想过,再想就太累了。规划明天本来就不是孩子们的事。

…………

“工作有什么……意……意思?你们是好孩子,你们工……工作吧。”

“玩儿。”

美 梦 时 期(一)

华华又点点头:“是的是的!那个虚拟世界真是太大了,而且其中每一个沙粒和每一棵小草都做得那么精细完美。在过去上电脑课时,我做一个鸡蛋的模型还要干一天呢,做出那个虚拟国家需要多大的工作量啊!”

眼镜说:“现在的情况十分特殊: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物质财富最丰富的时期。这一方面是由于人口的锐减,另一方面,在超新星爆发后的这一年中,大人社会一直在超量生产,以便给孩子们留下尽可能多的东西。如果按人均算,现在社会上的物质财富等于在一夜之间猛增了五到十倍!在如此丰富的物质财富面前,社会的经济结构和人们的所有制观念都会发生惊人的变化,我们突然处于一种很原始的共产主义状态。”

下午,由于中午的宴会,孩子只能玩儿一些运动量较小的游戏了,比如打扑克、玩电子游戏和打台球等,或者干脆看电视。在下午,有一件事是必须做的——喝啤酒。每人平均喝两到三瓶,以加速消化。天黑之后,三个孩子加入到全城规模的狂欢中,尽情地唱歌跳舞,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二点,这时,他们都有胃口来应付晚宴了……

这一时期,孩子领导者们使用了各种方式,企图把孩子国家从沉睡中唤醒,但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他们多次采取在悬空时代拯救国家的行动:让大量子拨通全国所有的电话,但没有什么回应。大量子采用新世界大会的方式把所有的回话归纳出来,往往只有一句:

后来,张小乐在一次外出领食物时,不知从哪里搞来一箱白酒,于是三个孩子开始喝酒。在美梦时期就有孩子开始喝酒,现在,酗酒更是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孩子们发现,那些火辣辣的液体,可以给他们已经麻木的神经和身体带来巨大的快感,怪不得大人们这么喜欢它!那天喝完酒时是中午,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而在他们的感觉中,仿佛只过了四五分钟。酒使他们睡得太死了,不再做梦。醒来时他们每人都感觉到周围的世界有些不正常,但顾不得更多地考虑这些,因为渴得厉害。喝了一些凉水后,才开始考虑世界究竟是哪儿不正常。很快看出来了:怎么房子四壁是固定不动的?他们必须使眼中的世界恢复正常,于是寻找酒瓶。李智平最先找到一瓶,他们轮着喝起来,一股热辣辣的火焰从他们每个人的嗓子眼流了下去,很快燃遍全身。三个孩子看了看周围,房子的四壁开始缓缓地移动了,他们觉得身体变成了一团云,四壁和一切都在动,不但水平地转,还左右摇晃,仿佛地球已变了一叶漂泊在宇宙之海上的小舟,随时都会沉没。邮递员李智平、理发师常汇东和厨师张小乐躺在那儿,享受着大地摇篮般的摇动和旋转,想象着自己被一阵风吹起,吹向那无边的宇宙之海……

眼镜和晓梦对华华的这个想法感到震惊,但紧接着,他们的思想也被激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