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 纪元初

上一章:第四部分:交接世界 下一章:第六部分 惯性时代

努力加载中...

华华说:“可现在情况紧急,你却在梦游!”

大群孩子的哭声、惊叫声……

“呜呜,喂,呜呜呜呜,喂……”

“没有医生啊!”

“你胃难受,是吗?”

孩子们站在透明墙壁前,面对着太空中壮丽的玫瑰星云和星云照耀下的首都,茫然地打量着大人们给他们留下的这个世界。

“还有那个大黑块儿,好吓人!”

“你才死了呢?我们哪管得了那么多?!”

“我不信!”

“天啊,她咬得动吗?她现在可能正换牙呢!”就在晓梦正要告诉她怎么开方便面袋时,话筒里嘶啦响了一声,接着是咔嘣咔嘣啃方便面的声音。

晓梦叹了口气说:“外面的世界,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儿了呢。”

…………

…………

“嗯……星期天呢?”

“谁知道,他们那里接不通!”

“这个分析很深刻,”眼镜点点头说,“处于孤独和危险中的每个孩子,只有亲自和中央通话,知道我们在关心着他这个人,才能找到这种精神依靠。”

“我不知道……”

“天啊,你是说那里集中了近千个小娃娃?!”

“我就是市长!”

全国社会秩序混乱,在城市中由惊恐引起的集体骚乱在急剧增加。

“这是什么声音?”

男孩子们都转过身来看着华华,已走出门的又全部都回来了。华华接着说:“他们已走进信息大厦,再等等,好,已走进电梯,他们就要到我们这儿来了。”

…………

“你们的消防队呢?”

…………

“不,我也有。”

“当然是现在这个大人的声音了!”

超新星纪元第3分钟

“……”

“你那儿怎么样?”

“你好,我是中央政府,根据你们所在保育院电脑的记录,你们这个小组有两个保育员,冯静和姚萍萍,负责看护四个婴儿。”

“什么怎么样?你是说外面吧?我不知道,从窗户里看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们这儿满天都是云,下雨呢!云上面透下蓝光来,真吓人呢!”

纪元初一小时(三)

“医生?怎么回事?!”

“怎么才能做到呢?”

“喂!北京?!我是××市,着火啦!有好几处,最大的一处是在市百货大楼!”

“北京!”

我放下电话,从窗子探出身向下看。这时东方已亮,玫瑰星云在西边落下去一半,它的蓝光同晨光混合起来,把城市照得十分怪异。我看看下面,街道上空无一人,至于这座大楼的底部,哪有火的影子?我回身抓起电话,说这里没有失火。

“袋儿……袋儿开不开。”

十几分钟内,信息大厦中的孩子们接了许多这样的电话,但还不占已显示的呼叫总数的百分之一——现在已有一万八千多个通讯接口在呼叫北京,地图上的红线密密麻麻。孩子们开始有选择地通话,听头几个字不重要,就立即转向别的。

悬 空 时 代(五)

…………

各级政府和行政机构运转出现异常,有62%的政府机构完全停止运转,其余绝大部分机构不能正常发挥其功能。

纪元初一小时(二)

于是大厅的环型墙壁和天花板都被调成不透明,刚刚诞生的超新星纪元被隔在外面。

“你为什么不知道?!”

“有人说楼泡了水会塌的!”

“所以,”晓梦接着说,“孩子们能从我们这里找到新的精神依靠。”

“那么听着,他们回不来了!”

“喂,北京,谁管我们呀?”

大屏幕消失了,所有的墙面都变成了乳白色,孩子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在大冰块中挖出的空间里。在这个宁静的小世界里,孩子领导集体开始慢慢地恢复理智了。

…………

他的话刚说完,门开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她一只手拿着一个药瓶,另一只手提着装满开水的保温瓶。她带来的药和水使我很快好了起来。我问她怎么知道我病了,甚至知道该拿什么药,爸爸是医生吗?她说是中央打电话让她来的,至于药,是另外几个男孩子给她的,那几个孩子的爸爸也不是医生,是中央让他们到医院药房去拿的。中央打电话从家中找到他们,他们都在医院旁边住。当他们走进药房时,中央也正好把电话打到那儿,药房中的电脑终端还显示出了药名。他们仍找不到,接着电脑终端竟显示出了药瓶的彩色外形!中央让他们把所能找到的药都放到三轮车上,用电脑给他们打印出一长串地址,让他们去分发。那几个孩子在路上又遇到了两组从其他医院出来的孩子,他们也带着大量同样的药。孩子们有时找不到地址,街道两旁所有的电话机都响着铃,他们随便拿起一个,就听到中央在给他们指路……

“周围有商店吗?”

负责轻工业的张卫东也扔下了话筒,大声说:“这根本不是我们孩子干的事,我干不了了,我辞职!”说着向门口走去。

“可我们的楼中安装了这东西吗?”

城市供水系统异常,81%的大型城市和88%的中小型城市已经断水,其余大部分只能勉强保证间断供水。

“见鬼,现在随你们便了!”

眼镜不动声色地说:“梦游的是你们,你们现在是干什么的?一个大国的最高领导者,在这种时候,却去指挥消防队灭火,去催保育员给娃娃喂奶,甚至去教小女孩儿吃饭,你们不觉得丢人吗?”说完他双手一撑坐到身后的电脑工作台上,不说话了。

悬 空 时 代(七)

“我哪来的奶?!”

“不知道啊!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消防队呀?!”

“哪儿都不会有了是吗?”

“我们不离开又能怎么样,我们没有能力领导国家的!”一个孩子说。

“听说是上游水库闸门忘了提起来,水漫坝,接着把坝冲垮了!现在水已淹了半个城市,小朋友都跑到市区的这一半来了!那水来得好快,我们跑不过它的!”

超新星纪元第4个小时

华华最后一句话让孩子们很吃惊,一个孩子说:“你撒谎,你和我们一样,是盼着大人们回来的!”

电力系统异常,有63%的火力发电厂和56%的水力发电厂停止运转,全国电网运行处于严重的不稳定之中,有8%的大城市和14%的中小城市完全断电。

全国地图上的红色已由块状变成了点状,这国土上的红点也在很快减少。

85%的铁路和公路系统已经中断,交通事故急剧增加。民航系统已完全瘫痪。

“悬空。”眼镜说,他刚从那个角落冲了一杯咖啡回来。

这是来自天国的声音,冯静泪如雨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才回答:“是的。”

信息很快从广阔的疆域汇集到大量子上来,在数字国土上,这个过程是刚才大爆炸的反演。两亿多段话以光速涌入大量子的内存中,被抽象成长长的波形图,如一条条望不到头的山峰的剪影。这些波形像一片乌云飘过模式数据库的上空,在更高的地方,模式识别程序的眼睛盯着这浩荡的游行,在数据库大地上为每一小段波形寻找它的相似物,抽象出一个个的字和词。这些字词的暴雨滂沱地泻入缓冲区的峡谷,在那里组合成一段段的语言代码,这些代码再次被语义分析程序的利齿剁碎,搅拌糅合,从中抽取出真正的含义。当大量子理解了它所收到的信息后,一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复杂过程又开始了,推理程序的飓风扫过知识数据库的大洋,使结果从深处浮上来,使洋面布满了细碎的浪花。这浪花再经过一个与前面相反的过程,被调制成无数的波形,如汹涌的洪水涌出量子计算机的内存,流进数字国土,变成在无数的话筒或电脑音箱中响起的那个男孩子的声音。

…………

(选自《孩子和人工智能——全信息化社会的无意识尝试》,吕文著,科学出版社,超新星纪元16年版)

“让他们去救火!”

“他们都病了!”

……长这么大我从未这么痛苦过:肚子痛、头痛,眼前绿乎乎一片,不停的呕吐几乎使我窒息。我已没有力气站起来,就是能站起来走出去,现在外面也不会有医生。我挣扎着向写字台爬过去,去拿上面的电话,没等我的手碰到话筒,铃先响了,话筒中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有!”

“告诉我,怎么下去?!”

话筒中没有声音了,华华又急着想接通其他序号的通讯口,但晓梦坚持要等着。不一会儿,那小女孩儿又哭着回来了。

“饿的?渴的?我们不知道。我从附近找到花生米,他们不吃。”

“爸爸妈妈没给你留下吃的?”

超新星纪元第1小时

“我饿,饿,呜呜……”

华华拿起遥控器把墙壁调成了全透明。外面的景象让孩子们愣住了:下面的城市有好几处火光,几根烟柱从城市中升起,像插在城市上的黑色的大羽毛,这些黑“羽毛”时而被城市中跳动的火光染成红色,时而被电力设备短路的弧光映成青色……空旷的街道上可以看到几个匆匆跑过的孩子,他们的身影从这里看去只是几个小黑点。突然,那些黑点和街道、连同整座城市,都隐没于黑暗之中,高层建筑群在火光的映照中时隐时现,全城断电了。

这时电话铃响了!冯静扑过去抓起电话,听到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等等,我有个想法:”晓梦说:“我们为什么要等着孩子们来电话呢?我们可以让计算机给全国所有的孩子们去电话,同他们建立联系,根据他们每个人的情况给予帮助!大量子,这能做到吗?”

“啊……”孩子们说。

“我是北京,你怎么了?!”

“行,不要去柜台,那不够,去仓库里找,要快!”

“你好,我是中央政府,我在帮助你。”

哭声、惊叫声……

“喂!北京!我们市政府被上万名孩子围住了!他们好像在集体发疯,又哭又闹,向我们要爸爸妈妈!”

晓梦摇摇头:“那种讲话的录音和录像现在就在不停地播放,没有用的。孩子们的精神依靠与大人们不同,他们现在最渴望的是来自刚刚失去的爸爸妈妈的拥抱,这种父爱和母爱是针对他个人的,而不是泛泛地针对全国孩子的。”

目前全国孩子人口中有8379%处于疾病之中,23158%的人口缺少食物,72090%的人口缺少卫生的饮用水,116%的人口缺少衣物,这些百分比都在急剧增加之中。

吕刚叹了口气,拿枪的手垂了下来。张卫东走过他身边,拉开了门,孩子们依次走出门去。

“啊……”眼镜说。

超新星纪元第2分钟

“你怎么知道的,你在哪里?”

“他们肯定没对你说自己还会回来。”

“你是小孩儿,大人,有大人吗?”

晓梦像个小阿姨似地对那个看不见的小女孩儿说:“好孩子,别哭,你好好找找,啊?”

这时,大厅里收到的呼叫数已猛增到十多万个,地图上只能显示那些计算机认为级别较高的信道,即使这样,整个地图几乎全被红线盖住,不断有新的红线代替了旧的,全国地图上几乎每个区域都有大量红线伸向北京。

“对了,知道方便面在哪儿吗?”

“啊……”华华说。

“找多少?全国有三亿孩子呢!电话我们永远接不完!”

“不,确实失火了,请照我说的做。”

华华说:“那你就开始工作吧,除了帮助孩子们处理紧急情况外,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国家的存在,让他们知道我们一直同他们在一起,一直在关心着他们每一个人。”

当时我被吓坏了,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事实:那个北京孩子检索了两台计算机的资料(有一台还查阅了所有的数据库),并同二十多个孩子通了电话,仅用了不到十分钟!

“真的只剩咱们了?”孩子们都问。

“那……你想想,每天早晨去幼儿园以前,妈妈从什么地方给你拿吃的?”

“哈,通了!”这一句显然是对他周围的其他孩子说的,华华和晓梦听到一阵嗡嗡声,一定有不少孩子挤在电话旁。

孩子领导者们不停地接听着无穷无尽的电话,他们知道自己不比远方的那些孩子强多少,但仍尽力回答每一个电话。他们明白,首都传过去的每一个字对那些在恐惧和孤独中挣扎的孩子们都是一束夜海中的阳光,都将带给他们巨大的安慰和力量。孩子们被这紧张的工作累得头晕眼花,他们的嗓子嘶哑了,有的已发不出声,只好轮流着和那些远方的孩子们通话。他们恨自己力量的弱小,恨不得生出十万张嘴来。面对着那几百万声呼唤,他们像是在用杯子舀干大海。

悬 空 时 代(八)

“这里没有大人了,哪里都没大人了!没见公元钟已经灭了吗?”

“我们能接多少呢?应该从外面再找很多孩子来,让他们代表中央同全国的孩子联系。”

“喂,喂!北京!总算要通了,你们他妈都死了?!为什么丢下这儿不管?!”

“现在只剩咱们了?”华华问。

但局势已失去控制,女孩子们哭成一团;男孩子们情绪狂躁,纷纷摔下话筒向门口拥来。

“等你一个个打完电话我们的楼早烧成灰了!我下楼梯去叫他们!”

“消防滑筒是一条带松紧的长长的布筒,通过一条特制的防火竖管从楼顶垂到楼底,大楼失火时楼上人员可通过这条布筒滑到楼下,在进入布筒向下滑时,如果速度太快,可用手臂撑住布筒的内壁减速。”

眼镜还是以前那个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眼前这非常时刻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他这种风度现在对其他孩子有一种巨大的镇静作用。他站起身,慢慢地走过来,说:

华华问:“大量子,你能听到我们吗?”

…………

“不要了,快!”

全国地图上仍有很多红点,但来自数字国土的国情报告宣布,整个国家已不再处于危险状态。

“那……镇子不要了吗?”

“我不同意。”华华说:“我们应该让孩子们对孩子产生信任感,而不应该让他们只想着依靠再也不会回来的大人!”

“喂,喂!北京!(咳嗽)市郊化工厂着火爆炸了,毒气漏出来(咳嗽),随风吹到市里,让人喘不过气来啊!(咳嗽)”

“消防队呢?”

纪元初一小时(七)

“喂!这里是北京!你们是哪儿?你们怎么了?!”

“北京!”

晓梦点点头表示同意:“是的,试运行时的平稳才真是不正常呢,孩子们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

“北京!北京!我们要北京……”

华华冲他喊:“你这家伙!你现在在那儿干什么?!”

“医院里没人!”

华华的双眸映着外面城市的火光,显得很明亮,他说:“我们还是从另一个角度想想问题吧。我们中有几个是一个班的,一起学习和玩了六年,我们都了解彼此的理想。还记得超新星爆发前的毕业晚会吗?吕刚想当将军,现在他成了总参谋长;林莎想当医生,现在她领导着全国的医疗卫生工作;丁风想当外交官,现在他成了外交部长;常云云想当教师,现在她成了教委主任……有人说,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实现了童年的理想,那我们就是最幸福的人了!我都记不清我们有过多少次在一起畅想未来世界,我们都为自己想象中的美好世界所激动,最后总是要感叹:我为什么还不长大?现在我们要亲自建设自己想象中的世界了,你们却要逃跑!当那最后一颗绿星星一直亮着时,我也和你们一样,觉得真有大人活下来了,但当时我的感觉与你们完全不同:我只觉得很遗憾。”

这时,大量子在屏幕上显示了最近一期的国情报告:

超新星纪元第6个小时

“有多少?!”

“北京!那方块儿都黑了,我们怕!呜呜……怕……”

现在国土上能检测到的火灾有31136537处,其中55%为输电系统事故引起,其余为燃油和化工原料失火。

眼镜呷着他的咖啡说:“我分析问题还成,解决问题就不行了。”

“有多少人照顾他们?”

“大人们可能搞错了。”

“不会,快去通知,用喇叭广播!”

“妈妈从厨房中拿吃的,呜呜……”

“北京!”

所有的孩子都眼睛一亮。自进入信息大厦工作以来,量子计算机的能力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像一个大水库,吞下了从数据国土上涌来的浑浊的数据洪流,从溢流孔中流出的却是清晰的统计和分析数据,通过数据国土,它把整个国家置于自己的监控之下,可以细到每个工厂每个班组甚至每个人!没有它,孩子国家根本无法运行。

目前只有331%的国土面积处于危险气候条件下,没有发现地震、火山等其他大规模自然灾害的迹象。但国土的灾害防御能力已降至很低,一旦发生大规模自然灾害,将造成重大损失。

“你们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

“去找有关部门修,再用车从附近的水源拉水……对了,首先把火场周围的小朋友们都撤出来!”

“我们要对他们说:欢迎来到孩子世界,请指导我们的工作!但你们要明白,这已是孩子世界,孩子们已按照宪法和法律,庄严地接过了世界,这是我们的世界了!我们会经历艰难、会有不断的灾难和不断的牺牲,但我们将对这一切负责,我们将承担一切!我们到了这个位置上,并不是由于我们的才能,而是由于这场意外的灾难,但我们的责任和以前这个位置上的大人们是一样的,我们不可能逃避!”

“你们的上级领导呢?”

“是啊,我们是孩子,怎么能担这么大责任?!”

“等一小会儿将有一个孩子来看你,这之前不要喝你房间中的水。”

“好极了,快拿来!”

“这就是说,我们还得像刚才一样去接电话。”

然后,量子计算机唤醒了它沉睡的力量。

“天啊,你会吓着她的!”晓梦瞪了华华一眼,接着对那个小女孩儿说:“好孩子,你到厨房找找,肯定会有吃的。”

这时,大幅的全国地图又出现了,国土上布满了大块的红色,表示已处于高度危险的区域。地图在一张张地切换着,每张上面红色斑块的分布都不相同,表示出电力、供水、交通、火灾等不同种类的危险区域。最后定格的是一张综合分析图,显示出国土上布满了急剧闪动的红色,像是一片燃烧的火海。

超新星纪元第6分钟

超新星纪元第2小时

孩子们茫然地望着他。

我想告诉他我的处境,但什么也没说出来就哇地一声又吐了,这次能吐出来的也只有一些水了。

孩子们一时陷入沉默。

“我怎么知道!”

“那么楼下呢?别的小朋友呢?!”

“我怕。”一个女孩儿说。

目前国土上水灾较少,但构成威胁的水灾隐患急剧增加,89%的大河流堤坝已处于无人守护状态,94%的大型水利枢纽随时都可能发生如垮坝之类的恶性事故。

“你怎么知道?”

“在学校里,我在办公室打电话,外面有五百多个同学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让小朋友们上楼顶!”

“那……我们就得砸开商店门了,这行吗?”

“听说是上游水库闸门忘了提起来,水漫坝,接着把坝冲垮了!现在水已淹了半个城市,小朋友都跑到市区的这一半来了!那水来得好快,我们跑不过它的!”

大量子呼叫全国的过程,如果用一个可视图像显示的话,将呈现一场极其壮观的大爆炸。数字国土可以看做一个由无数信息炸弹组成的巨大网络,这些信息炸弹就是网络中的各级服务器,错综复杂的光纤和微波信道就是导火索。大量子是雄踞网络中心的一颗超级炸弹(它在全国各直辖市还有八台,其中四台处于热备份中。)呼叫开始时,这颗超级炸弹爆炸了,信息的洪流以它为中心放射状地扩散开去,很快撞到了第二级服务器上,引爆了这一圈炸弹,信息洪流又从上万个炸点放射状在扩散,又引爆了数量更多的第三级服务器……信息爆炸就这样一级一级地扩散下去。在最后一级炸弹被引爆后,爆炸的冲击波从各个炸点细化成两亿多条纤细的信道,终止于两亿多台电脑和电话。这时,整个国土被一张细密的数字的巨网罩住了。

三分钟后,我听到了他的通知,从那个红铁门钻进了滑道,顺利地滑到底层并安全地从消防门中出去了。在外面,我遇到了一起出来的二十多个孩子,他们都是在来自北京的那个声音的指引下脱险的。底层住的孩子们告诉我,火是十分钟前才烧起来的。

“娃娃们哭什么?”

“我是不是做梦没有关系,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该怎么办?当他们进入这个大厅时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集中到这儿以后,老师给留了好多好多作业,让我们困了就睡觉,醒着就做作业,不要到外面去,哪儿都不要去。然后他们就走了。”

“别哭,你多大了?”

“不。公安消防部门的计算机应该存有这方面的资料,但我查遍了那里所有的数据库也没有找到,我又接通了设计这幢住宅楼的市建筑设计院的计算机,查阅了它存贮的图纸,看到确实安装了滑道。”

大厅中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外部电源已经中断,信息大厦应急后备电源启动。”

全国的孩子们都在呼叫北京。

“现在是春天,哪儿来的水?!”

“去找你们市长!”

悬 空 时 代(三)

在消去了公元钟的大屏幕上,由上至下显示出一幅巨大的全国地图,这幅地图十分详细精确。虽然地图的高度有四米多,宽度有十米左右,上面最小的图符和地名文字只有普通印刷体那样大,即使贴着屏幕也只能看清下面一部分,要想看地图的细部,就需要用鼠标把这一部分圈住后放大。错综复杂的发光细线和色块布满了大厅的这一面墙,形成一个色彩和图形的奇观。

“喂!北京!有一列火车出轨了,上面拉着一千多个孩子,不知死了伤了多少,我们怎么办啊?!”

“我们……大人们走以前把我们集中到这里,可现在没有人管我们了。”

“因为你是北京啊!”

“不能去,危险!其他的孩子我已全部通知到了,你呆在家里不要动,拿着电话,等我通知你时再进滑道。这时下层的小朋友们正在从滑道下去,为了安全,滑道中的人不能太拥挤。不要害怕,十分钟后毒烟气才会到达你那一层。”

悬 空 时 代(一)

“你不知道?!”然后那孩子显然又转向身边的人说:“北京说他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听着,让镇子里所有的小朋友都撤出去!”

…………

“一定要找到医生!同时去自来水公司查清污染来源,还要赶快收集矿泉水之类的干净水,要不以后的情况会更严重的!”

“听着,别要妈妈了,妈妈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呢,到旁边的房子里去找哥哥姐姐们……”

“怎么会都病了?!可能是饿哭了吧。”

眼镜不吱声了。

“什么?!”

“喂!喂!”

接口79633呼叫,处于呼叫状态接口数:1.

林莎提了个问题:“让大量子用什么样的声音说话呢?”

“找……找不到。”

超新星纪元第3个小时

“把墙都关上吧,我不敢呆在露天里!”那个女孩儿又说。

“喂,北京!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呀?”

超新星纪元第15分钟

“留下了几百个女孩子,但刚来了几辆汽车,都把她们拉走了,说有更紧急的事儿,在这里就我们几个!”

这不高的声音来自大厅的一个角落,大家找了半天才发现声音的来源:在那个远远的角落里,眼镜盘腿坐在地板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已忘记了他的存在,刚才他也根本没有去同大家一起接电话。最让孩子们惊奇的是,他旁边的地板上扔着三个方便面的空纸碗。这是历史上人类情绪波动最剧烈的时候,被历史学家们称为人类的精神奇点,作为国家领导者的这群孩子更是忍受着前所未有的精神压力,哪里还能想到吃饭?孩子们已有两三顿忘了吃饭,但眼镜显然都不慌不忙地吃了。现在,他坐在地板上,为了舒服还从沙发上找了个靠垫靠在一个电脑工作台的台角。他悠闲地靠在那里,手里还端着一大杯速溶咖啡(他是少有的嗜好咖啡的孩子)。

“啊?!”

“喂,北京!这里不好了,油库着火了,那些大油罐都炸了!着了火的油跟一条火河似的,向这里流呢!马上就流到我们镇子了!”

“就是说我需要调用以前留着应付紧急故障的部分容量,运行的可靠性要稍差一些。”

“呜呜,锁着,呜呜,门锁着……”

“能说明白些吗?”

“对了,让大量子替我们接电话!”想到这一点后,孩子们立刻打开了大屏幕。那幅着火的全国地图又显示出来,红色的面积更大了,大厅里到处映着红光。

吕刚告诉大家:“刚才,我们接过一个电话后就再也不去管它,只有晓梦不时回头询问事情的进展,她比我们都细心。”

信息大厦顶端大厅中的孩子们惊喜地发现,大屏幕上全国地图上的红色开始减退,其减退的速度越来越快,好像是一场遇上了大雨的森林大火。

大屏幕上显示,这时呼叫北京的接口已以惊人的速度急增至三百万!慌乱中,不知谁用鼠标点中了声音播放放大功能,所有通道的话音都被同时放大并放出,一阵巨大的音浪在大厅中回响激荡,如同大海的狂潮一样,一阵高似一阵,使孩子们都捂住了耳朵。几百万个声音都在重复着相同的两个字。

在北京市内的一家不大的保育院中,冯静和姚萍萍与他们负责看护的四个婴儿同在一个大房间里,这些婴儿中,有她们的老师郑晨的孩子。老师和爸爸妈妈一起,已永远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只留下她们这些孤儿看护着更小的孤儿。许多年后有人问她们:那时在一夜间失去了双亲,真没法想象你们会悲伤成什么样子。其实,当时压倒这些孩子的根本不是悲伤,而是孤独和恐惧,哦,还有恼怒,对已离去的大人们的恼怒:爸爸妈妈真的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人类对死亡的适应能力远大于对独孤的适应能力。冯静和姚萍萍所在的这个育儿室,原是一间教室,现在显得空荡而寂静,那些天黑前还哭闹不已的婴儿们,现在都一声不响,仿佛被这死寂窒息了。在两个女孩儿的感觉中,她们周围的世界仿佛已经死了,这个星球上仿佛只剩下这间大房子中的这几个孩子。从窗户看出去,那个死静啊,没有人,没有一丝的生气,好像连地下的蚯蚓和蚂蚁都死光了……冯静和姚萍萍守着电视机,把频道挨个儿调来调去。公元钟灭了以后,她们这里的电视上就没有任何图像了,后来知道是有线台坏了。她们多希望看到什么啊,就是看到以前最让人厌烦的广告,她们都会感动得掉下泪来。但屏幕上只是一片白雪点,看上去是那样的荒凉和寒冷,仿佛是现在这个世界的缩影。看久眼花,似乎房子中和窗外面到处都是白雪点……后来看到外面亮了些,冯静想出去看看,犹豫了好几次,终于壮着胆儿去开门。当时,她和抱着郑晨的孩子的姚萍萍互相紧紧靠在一起,当她站起来和他们温暖的身体脱离接触的那一瞬间,就像在无际的冰海上从惟一的一只小救生艇上跳下去一样。冯静走到门边,手刚触到门锁,浑身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她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不怕人来,但那细碎的脚步绝不是人的!冯静立刻缩回去,紧紧抱住抱着婴儿的姚萍萍。那脚步声越来越大,显然是冲她们这儿来的!那东西走到门前,停了几秒钟。天啊,她们接着听到了什么?爪子的抓门声!两个女孩儿同时惊叫了一声,没命地发抖,好在抓门的声音停了,那脚步声远去了。后来知道,那是一只饥饿的狗……

于是大屏幕上的公元钟也被消去了。

“那我们在电视中发表讲话吧!”

话筒中又没声了,很快有嘶嘶啦啦的声音,“我拿来了,饿,呜呜……”小女孩儿说。

“把灯都开开吧!”另一个女孩儿说。

超新星纪元初,人类社会经历着有史以来最剧烈的变化和震荡,划分时代的标准已由公元世纪的几十年或上百年变成几天甚至几个小时。超新星纪元初的六个小时就被以后的历史学家们看成一个时代,被称做悬空时代。

“不是,我们自己也病了!全城的孩子都病了!自来水有毒!喝了后头晕、拉肚子!”

纪元初一小时(四)

“喂,北京!喂!你们听,这么多娃娃在哭呢!”

“有,我们是说作业……”

悬 空 时 代(四)

全国的孩子们都在呼叫北京,就像呼唤现在仍在地平线下的太阳一样,北京就是希望,就是力量,是孩子们在空前绝后的孤独中惟一的寄托。但这场超级灾难来得太快了,大人们不可能把一切都安排好,这时在无数声呼唤的汇聚点上,只有一群十三岁的孩子,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无依无靠,一样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无边的茫然面对这个刚刚诞生的孩子世界。

眼镜解释说:“这是八个月前看华华走铁轨时我们想到的,那时我们正在看味精和盐,我们当时想如果那根铁轨悬空后走在上面的华华会怎样?公元钟熄灭之前,孩子世界的铁轨是放在大人世界坚实的大地上,孩子们可以平稳地走在上面;公元钟熄灭之后,这根铁轨悬空了,下面的大地消失了,只有无底深渊。”

铃声又响了,大地图上立刻同时增加了三根红线,分别把西安、太原和沈阳同北京连接起来,这时地图上红色亮线已有五根,每根亮线的中部都标明相应的接口序号,屏幕上显示:处于呼叫状态的接口数:5.华华用鼠标点了一下其中连接沈阳的那条红线,大厅中响起了一个小女孩儿的哭声,听声音她只有三四岁。

纪元初一小时(六)

纪元初一小时(五)

…………

我照他的话做了,门外没有什么失火的迹象,但一摸电梯门我大吃一惊,门很烫手!记得以前发给每个住户的防火小册子上说:高层建筑底层失火时,电梯井就像一个火炉上的烟囱,迅速把火抽向上层。我跑回房间里,再从窗子向下看,发现底层刚刚冒出了一大股黄烟,紧接着,二三层的窗子中也有烟冒出来。我急忙抓起电话:

“干现在最需要干的事:思考。”

“安装了。在每层的楼梯口,有一个红色的小铁门,看上去像垃圾道,那就是滑筒的入口。”

“有时吃方便面。”

于是他们让大量子用各种孩子的声音说话,最后选中了一种很沉稳的男孩儿的声音。

“只剩咱们了?”晓梦问。

“能,我在等候指令。”大量子的声音在大厅中的什么地方响起,这是一种浑厚的成人男音,孩子们听到这声音总产生一种还有大人在的幻觉,对这台超级计算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信赖感。

“这就是火场了!可消防栓里没有水啊!”

“喂,喂!北京!这里发大水了!”

以下是两则当时普通孩子与大量子交流的记录:

“你在哪儿?”

华华和晓梦对视了一眼,好几秒钟没说话。然后晓梦说:“眼镜是对的。”

“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刚才我们处理那些紧急事件,比如说救火,并不比现场的那些孩子有更多的办法,甚至还不如他们。但他们接到我们的回答后,都能镇静下来,把局势控制住。”

“你好,我是中央政府,我在帮助你。听着,你所在的大楼已经失火,现在火已蔓延到第五层。”

“喂,北京,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警报!特级警报!国家处于危险之中!

孩子们又感到了刚才那种想用杯子舀干大海时的绝望,面对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只有叹息。

…………

就在孩子们一愣神的时间里,呼叫的接口数又猛增了一百万,达到四百万个!那来自整个国土的声浪仿佛要把这个大厅吞没。女孩子们失声惊叫着,华华在终端屏幕上捣鼓了半天,才把声音关掉。大厅中立刻安静下来,这时孩子们的神经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们重新开始一个挨着一个地和几百万个呼叫者通话。

“嗯,没。”

巨大的精神压力已使孩子们支撑不住了,最先出现崩溃征兆的,是那个负责全国医疗卫生工作的女孩儿,这个身材柔弱的小女孩儿扔下了话筒,坐在地板上大哭起来,还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大厅另一面乳白色的墙壁上又出现了一个大屏幕,屏幕上也显示出一幅全国地图,但只是在黑色的背景上用亮线简单地画出各个行政区。大量子告诉孩子们,这幅地图是由约两亿个像素组成,每个像素代表国土上的一台终端或一部电话。当大量子接通一部终端或电话时,相应的像素就由黑变亮。

吕刚拔出手枪朝上放了两枪,子弹穿透了天花板,在纳米材料上打出了两个雪花状的裂纹。

纪元初一小时(十)

超新星纪元第4分钟

超新星纪元第7分钟

“这是小宝宝们在哭!”

“你们等等,我有话要说!”华华在后面冲他们喊。孩子们仍在向外走,但华华的下一句话像魔符似地把他们都定住了:

话筒中传来一阵喧响……

“真混蛋,你给小娃娃吃花生米?!他们要吃奶!”

“是的,没了……”

在二百米深处的地下机房中,圆柱体主机上的指示灯疯狂地闪成一片。与主机房隔离的冷却机房中,冷却机组以最大功率工作,把大流量的液氦泵入巨型电脑的机体内,使超导量子电路保持在接近绝对零度的超低温状态下运行。在电脑内,高频电脉冲的台风在超导集成电路中盘旋呼啸,0和1组成的浪潮涨了又落落了又涨……如果有一个人缩小几亿倍后进入这个世界,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惊人繁乱的景象:在芯片的大地上,上亿条数据急流在宽度仅几个原子的河道中以光速湍急地流着,它们在无数个点上会聚,分支,交错,生成更多的急流,在芯片大地上形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复杂蛛网。到处都是纷飞的数据碎片,到处是如箭矢般穿行的地址码;一个主控程序在漂行着,挥舞着无数支纤细的透明触手,把几千万个飞快旋转着的循环程序段扔到咆哮的数据大洋中;在一个存贮器的一片死寂的电路沙漠中,一个微小的奇数突然爆炸,升起一团巨大的电脉冲的蘑菇云;一行孤独的程序代码闪电般地穿过一阵数据暴雨中,去寻找一滴颜色稍微深一些的雨点……这又是一个惊人有序的世界,浑浊的数据洪流冲过一排细细的索引栅栏后,顷刻变成一片清澈见底的平静的大湖;当排序模块像幽灵似地飘进一场数据大雪时,所有的雪花在千分之一秒内突然按形状排成了无限长的一串……在这0和1组成的台风暴雨和巨浪中,只要有一个水分子的状态错了,只要有一个0被错为1或1被错为0,整个世界就有可能崩溃!这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在我们眨一下眼的时候,这个帝国已经历了上百个朝代!但从外面看去,它只是一个透明护罩中的圆形的柱体。

这时,全国所有的电话都响了起来。

眼镜点点头:“还应该注意到,这种心理失衡的大众效应是很可怕的,一百个这种心理合在一块儿,其值可能超过一万。”

“嗨,真笨,咬住一个角儿,用手使劲往下拉!”

“我早就知道我干不了,非要让我干,我也要出去!”

“我这儿是上海,这楼上就我一个人!”

…………

“喂,现在就剩下我们了……”

“在家……家,呜呜呜……”

蜂鸣又响了一下,屏幕显示:接口5391呼叫,呼叫接口数:2.大地图上,又一条红色亮线从北京伸出去,终点在黄河边的一个城市,那是济南。华华第二次按下R键,千里之外的另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孩子问眼镜:“博士,你既然知道那么多,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是……是……我难受……你怎么知道的?”我喘着气艰难地说。

“你在做梦吧?”有孩子问。

“天啊!听着,首先派出一半人去找别的孩子,男孩儿女孩儿都行,让他们来照顾这些小娃娃!快,最好到广播站去广播!”

但枪声只使这群男孩子停了几秒钟,张卫东说:“你以为我怕死吗?不是的,现在我们干的事,比死要难多了!”后面的孩子们又向门口走来,有人说:“你冲我开枪吧!”又有人附和道:“那对我可是件好事儿。”

“数不清,至少有近千个,你们把他们丢在这儿不管了?!”

立刻又有几个比较小的声音传了过来:“连北京也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那里也和咱们这儿一样,只剩孩子了。”“真的没有人管我们了!”“是啊,现在还能有谁呢……”

超新星纪元第5个小时

“现在的情况你都看到了,你能为我们回答那些来自全国的呼叫吗?”

“……那也就你一个人有这种怪感觉!”

“可……你肯定那是滑道吗?要真是个垃圾道,我爬进去不是烧死就是摔死!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也是从公安局的计算机中吗?”

“你们听听!”

91%的城市供应系统、服务系统和生活保障系统已完全瘫痪。

“啊……”晓梦说。

“你们这么多人在接,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如果你们热衷于此,建议再从外面大街上找几百个孩子来帮你们,他们干这个不会比你们差。”

华华坚定地说:“我没撒谎!”

“进去找,会有奶粉的!”

“我们只有五十多人!”

孩子们都没听明白他说的那个词。

“大人们没跟你们交待什么吗?”这个声音和刚才那个不一样,显然是又一个孩子抢过了话筒。

华华说:“我们亲眼看看吧。”

纪元初一小时(十一)

“什么,你现在还不知道……”

“你们怎么了?”

超新星纪元第5分钟

“去医院找医生啊!”

孩子们都沉默着。

“吃啊!”华华不耐烦地说。

“你们没有问过我。”大量子不动声色地说。

“我现在该干什么呢?”

华华说:“没有关系的!这样一来,全国的孩子真的会感觉到我们就在他们身边了。”

“你们那个区域目前没有什么危险,据最后记录,你们的食品和饮水是充足的,请你们照顾好四个小弟弟小妹妹,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会通知你们的。如果有问题或紧急情况,请打电话010-8864502517,不用记,你们的电脑开着,我把号码显示到屏幕上了。如果想找人说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不要害怕,中央政府随时和你们在一起。”

…………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纪元初一小时(十二)

“我在五分钟前刚刚接通市自来水厂的中心计算机,发现水净化控制系统的一个监控程序由于无人值守而出现错误操作,水量减小后仍按十小时前的水量通入净化用氯气,致使现在市区东半部自来水中的氯含量比安全标准高出97倍,现在已造成很多孩子中毒,你就是其中一个。”

于是大厅中的灯都亮了,但玫瑰星云映在地板上的孩子们的身影仍很清晰。

哭声、惊叫声……

“去找你们的上级领导!”

他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就是因暖瓶中没水,喝自来水后开始难受的。

“那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恢复这些中间领导机构的功能!”一个孩子说。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他们让我不要乱跑,在家里等着……”

“喂,喂!喂!”

超新星纪元第8分钟

在大屏幕上的那张地图上,黑色的国土上亮点如繁星般涌现,这星星的密度急剧增加。几分钟后,整片国土已变成了发出耀眼白光的一个整体。

“我在北京。你所在大楼中的火警红外传感器检测到火情,并把信号发送到市公安局的中心计算机,我已同那台计算机对话。”

“妈妈告诉我,三……三岁,呜呜……”

孩子们静静地等待着,没有任何动静,大地图上,标志着北京的小星星在一闪一闪地发着红光。

“胡说!家里怎么能没吃的?!”华华大声说。

“孩子世界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甚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

东方曙光渐明,新世界将迎来她的第一次日出。

“真要命!每天都是从厨房中拿吗?”

“是啊,我们一时都晕了。”华华叹口气说。

“大人们走时难道没有留下保育员照看他们?”

“他们最大的也不到一岁!”

“我警告你们:这是临阵脱逃!”吕刚厉声说。

三分钟后,有孩子要打开电脑和大屏幕,被华华制止了。他说:“我们真够丢人的,其实现在的局面根本不值得我们这么惊慌。我首先请大家明白一点:国家现在的状态我们早就该预料到。”

纪元初一小时(九)

那小女孩儿对晓梦的声音全不理会,只顾自己咔嘣咔嘣地吃着。华华又要接别的地方了,当他抬头看大地图时,吃了一惊:红线已增加到十几条,还在飞快地增加,它们大多是从大城市发出,有的城市中伸出两条,所有的红线全部汇聚到北京。终端屏幕上显示的正在呼叫的通讯接口已达五十多个(地图上并未完全显示出来),而且那个数字在跳动着向上升。孩子们呆呆地看着,当他们想起再接通一个城市时,地图上的红色亮线已无法计数,显示的呼叫接口已达一千三百多个。这里的网址只是信息大厦上万个网址中的十个,已接到的呼叫只是冰山之一角。

超新星纪元第1分钟

吕刚抢先一步堵在门口,把张卫东有力地推了回去。

当时我在家里,我家在高层住宅最顶上:第二十层。记得电话铃响时我坐在沙发上,盯着白花花什么也没有的电视屏幕。我扑过去抓起电话,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

…………

“你怎么不来接电话?!”

华华说:“显然,公元钟上最后一颗绿星星的熄灭是孩子世界失衡的导火索,当孩子们得知世界已没有大人时,他们在心理上突然失去了支撑。”

纪元初一小时(八)

“出去看看,找别的小朋友去,去吧。”

“消防滑筒?”

悬 空 时 代(二)

“是!”

晓梦摇摇头:“这在短时间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在形势已经很危急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孩子们找到一种精神上的依靠,这样,各级领导机构的功能自然就会恢复。”

华华说:“如果不这么做,后果倒是很容易预测的。”

“喂,北京!作业什么时候交?”

这时,晓梦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通讯信道的音响,大厅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孩子的哭声,这哭声显然是发自一大群婴儿的,她说:“你们听听,你们现在离开岗位,就是历史上最大的罪犯了!”

纪元初一小时(一)

大地图上,有一根长长的发着红光的细线把北京和上海连了起来,细线的中点标着这条通讯通道的号码:79633.与此同时,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晓梦说:“这儿是北京!”

“你们那儿有吃的和水吗?”

“知道。”

悬 空 时 代(六)

晓梦说:“把墙关上吧。”墙很快被调成了不透明的乳白色,使这里立刻与混乱的外部世界隔开了。晓梦指指周围又说:“把电脑和大屏幕也关上吧。我们安静三分钟,在这三分钟里,谁也不许说话,什么都不要想。”

大量子略略停顿了一下,说:“这将同时运行两亿个语音进程,可能要损失部分镜像冗余功能。”

筋疲力尽的孩子领导者们走出大厅来到阳台上,一阵清新的凉空气使他们打了个寒战,这清凉的空气进入肺部流遍全身,他们的血液仿佛在几秒钟全被换成了新鲜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欢畅起来。太阳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升起来,但外面天色已亮,能看清城市的细部。火光和烟雾已消失了,路灯都亮着,表明城市供电已恢复。但建筑物中的灯光并不多,大街上空无一人,城市很宁静,似乎刚刚进入安睡;地面上湿漉漉的,反射着清晨的天光和路灯桔黄色的光芒,那雨还是在公元世纪下的;一只什么鸟儿在清凉的空气中飞快地掠过,留下一声短短的啼鸣……

“在这儿!”

“我为什么知道?”

“幼儿园早上吃油饼。”

“好的。”

“呜呜,没有。”

“我正在给他们打电话。”

“可以,由于我有各类知识库,在处理如断电和火灾这类紧急情况时,可能比你们更专业一些。我还可以一直与通话对象保持联系,直到他们不再需要我。”

华华说:“对于处理现在紧急局面的各种细节,我们不会比外面的各个专业部委做得好,我们现在该回到自己的任务上:真正想清楚发生这一切的原因,深层的原因。”

“电梯和楼梯都已无法通行,你只有从消防滑筒下去。”

“你可以出去摸摸电梯的门,但不要打开电梯,那样危险。”

“大人们来了!”

“是的,你在哪儿?”

孩子们开始讨论起来,大家不约而同地问起同一个问题:“真是奇怪,孩子世界已平稳运行了这么多天,为什么突然陷入混乱呢。”

“……是!”

“这……我们的家……”

“我也干不了了,我要出去!”

“不,别那样吃,你看看暖瓶在哪儿……”

纪元初一小时(十三)

孩子们纷纷赞同眼镜的分析。

超新星纪元已开始1小时11分钟,国家运行报告第1139号:

“喂,北京!北京!喂,北京吗?!有人吗……”

晓梦说:“爸爸妈妈走了,把我们丢在这儿,这感觉大家都能体会得到。我分析一下现在国家的情况,你们看对不对:全国所有的孩子现在都在寻找一种精神上的依靠,以代替以前对大人们的依靠。那些省和市一级的领导机构中的孩子也一样,这就使得这些中间的领导机构瘫痪了,使整个国家的惊慌浪潮没有缓冲,直接都冲到我们这儿来!”

华华突然问:“你们想过大量子吗?”

华华回答:“有人!这儿是北京!”

“那你怎么不早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张卫东喊道。

“也是没有人照顾吗?”

超新星纪元第30分钟

“这是命令!中央的命令!”

这时,什么地方一声蜂鸣短暂地响了一下,大地图的下方出现了一行字:

眼镜说:“我不同意这样做!把国家全部交给计算机,谁能预测会有什么后果呢?”

“喂,北京,听说没大人了是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